包包離開後的第二天,我的情緒稍稍平復些,流淚次數一天比一天少一點,眼淚終於不再像水龍頭般隨時傾瀉而下。這或許有一部份是因為安德魯表現的比我堅強,讓我找到扶持復原的力量,可是一個人獨處時,還是動不動就想到小包,就會壓抑不住思念的淚水。

昨天印了兩張小包的照片,準備帶回娘家去放在骨灰罈前。那是安德魯一年前拍的,當時小包前次重病剛復原,整張臉圓潤圓潤,靈活有神的眼睛睜的老大,可愛的要命。看著照片,我好想再摸摸她的鼻子額頭,摸摸她的下巴,她總是會愛嬌的順勢抬起頭瞇起眼享受,好想再抱她一次,抱緊她瘦弱的小身體。誰能還我一個健康活潑的小包呢?沒有人,連老天爺都沒辦法。我強迫自己想著前幾天學幫她打點滴時她怕的吐了的場面,想著前天手術完後摸著的那付皮包骨的身軀,告訴自己說,我們的決定是對的,不吃不喝又受夠醫療痛苦的小包,再拖著也只是折磨,只是,我還是很捨不得啊~

前天送小包骨灰回娘家之後,我拜託安德魯載我回獸醫院附近的手藝店,買繡線跟十字繡的布。從那天晚上開始,我就把所有閒暇的時間投入在一幅新的十字繡圖案上,那是一隻貓,毛色跟小包神似,當初買那本雜誌就是為了封面這隻跟包包很像的貓咪,在決定要送小包走之後,我就打算好好來繡這幅貓咪與玫瑰,當作是對小包的紀念,畢竟,現在要我放小包的照片在家中明顯處實在有些殘忍,放一幅相似度70%的十字繡貓咪應該會好多。那天強忍悲傷在一格一格按色號找繡線時,看見滿手拿的都是深深淺淺的灰色,就好高興,那都是小包身上有的顏色啊,這表示繡起來應該不會差太多。這兩天下來,發現自己這決定下的真對。這幅圖的灰色深淺太複雜,對初次繡大圖的我來說,需要全神貫注的專心,繡的時候,就可以稍稍忘卻悲傷。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完成這幅十字繡,但是我一定會完成它,因為那一針一線,都是我的思念。

今天去產檢,小芽的生長進度又落後了。醫生問我說生活上有沒有遭受到很大的壓力,我怯弱的搖搖頭說沒有,其實自己心知肚明,小包進了醫院後的這一個禮拜,我的食量雖然勉強維持一樣,可是睡眠少了,品質也差了,整天心頭都悶悶的不開心,最近這幾天更是嚴重,忍不住的悲傷情緒讓我一直猛哭,這大概都影響了小芽吧。所以,親愛的小包,儘管媽咪還是一樣想妳,可是我得收拾我的悲傷,努力恢復正常生活了,不然小芽妹妹會長不大。我試著盡量不想妳,可是那真的很難,我只能盡量,在想妳的時候不哭,或是少哭一點,或許慢慢的有一天,我可以微笑的想起妳。要記得我們的約定喔,我等妳。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