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到新井一二三這個名字,是她的「東京的女兒」剛出版的時候。

已然忘記為何,總之我第一次看見她的名字與書名連在一起,居然第一個想法是:「該不會,又是一個標榜日人血統的台灣小孩吧~」。我實在難以喜歡那種生長在台灣,可是講著濃濃日腔的國語,然後標榜自己是日本人來賺錢的那種日裔華人。所以我一直沒去碰新井的書,連翻都沒翻過。直到有一天,無意間看見PCHOME電子報上她的文章,才猛地發現,原來我誤會她了,她真的是個日本人哪!

挑了她的「讀日派」,我仔細地先看著她的生平。生長在日本東京,然後到中國大陸留學,還能用中文與英文寫作,而且她的中文作品會讓你完全無法相信那是出自一個日本人之手,前前後後翻了翻,確定這不是翻譯的作品,我開始對她產生莫大的興趣。

新井的文章,很吸引人持續閱讀。文字不黏重,卻總是能精準的打到人心中某一個點,會被觸動的點。她描述日本社會的文章總是一針見血,總讓人覺得又諷刺又好笑的意味深遠。

比方說,在「貧窮的日本人」一文中,提到日本有一本叫做『極好太太』的雜誌,曾出過以下的專題報導:『一個月,兩個人,五千日圓正』,描述那位年輕的武田太太如何用五千日圓餵飽自己跟先生一整個月的伙食。雜誌用了八頁的專題,將武田家某週的二十一頓餐食的食譜以全彩頁報導,並教導其他節約術(這讓我想起我最愛看的日本節目『黃金傳說』的一萬元過一個月專題,也是異曲同工之妙呀~),而在日本,這種給太太們看的節約雜誌可不只這一本。於是新井說:「日本女性雜誌分幾種。《Non-no》、《An-an》等少女雜誌,以及《More》、《With》等職業女性雜誌,都以時裝為主要內容,夢想味道很濃烈。那些雜誌的讀者一結婚,就要看《極好太太》、《早晨太太》等節約實例雜誌,變化實在太大、太極端了。」看到這一段話,再看看自己的書架,我忍不住要會心的微笑呀~~

除了對日本社會的觀察,熱愛閱讀的她,也有不少篇是在評論日本文人的作品。透過新井這樣日本人的眼,去看平常自己也喜歡的日本作家,感覺好像是從另一個面向去了解這些日本文人。像她評吉本芭娜娜,說她的世界像是少女漫畫裡的世界,她的「主人翁都是女性,但沒一個結婚或作母親的。反而,無論年紀多大,她們的身分是孩子。」仔細回想吉本的作品,好像真有這種傾向。那句「少女漫畫的世界」形容的還真貼切呢!新井在本篇的結語簡直是絕妙:「對孩子來說,世界是不可思議的,於是在他們的世界裡,任何事情都會發生,猶如漫畫或幻想小說。但是,年紀大了以後,世界仍舊是不可思議的話呢?我覺得《身體都知道》有點像恐怖漫畫了。」看到這一段,真是拍案叫絕啊~

我想下ㄧ次閱讀新井的書,我會先選擇「和閱讀談戀愛」吧~看她究竟會為那些我熟知的日本作品,帶來什麼樣的新的火花....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