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台北的溫度陡降,終於到達冬天應有的寒冷。我雖然是怕冷的人,可是某種程度上還是喜歡冬天。如果說夏天是適合戀愛萌芽的季節,那麼冬天就像是戀愛成熟穩定茁壯的季節,適合著穩穩當當的相守,甚至是同居或結婚。冬日裡,如果有一雙手可以握,可以相互地取暖著,寒風彷彿也不那麼刺骨了。是因為這樣嗎?十二月裡我們吃的喜宴特別多。記得看伊能靜的「生死遺言」時,有一篇說到寒流來時她和先生取出暖被,躲在被窩裡偎著一點也不覺得寒冷時,我好羨慕。能在冬日裡和戀人相依偎入睡,是多麼甜蜜的事啊!多希望明年寒冬來時,我也能有你相伴。
  
今天走著長長的路回家時,在心裡想著好想為你燉一鍋湯暖你的胃暖你的心脾,雖然我明知你不愛喝湯。但至少我知道你願意接受的那幾款湯式,也十分樂意去嘗試烹煮。總覺得大寒隆冬日裡,手捧著一碗熱湯,讓那蒸氣輕拂臉頰,實在是件幸福事情。這一點,我承認我觀念傳統,相信所謂抓住男人也要抓住他的胃這回事,但卻不堅貞信仰,因為我知道當女人抓不住男人的心時,煮的菜再好吃也是白搭。你知道我十分樂意為你下廚,只為了看你心滿意足把菜掃淨。有時候,女人的愛很簡單,只是一鍋夏日解熱的綠豆湯,或是冬日裡滋補的香菇雞湯。
  
你一直是我的暖爐,總是溫暖我冰冷的手。手與手交握之間,交換的不只是彼此的體溫,還有相戀的暖度。冬日裡,最高興有你相伴,而不是,獨自探測著,寂寞的溫度。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