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相信,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選擇性的遺忘,選擇性的刻骨銘心。或許對你來說已然淡忘,但我仍勞牢記著那年夏天,在蘇澳的種種。

我很難解釋是了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我難得能與你出門遠遊,又也許是因為陽光太刺眼太美好,我的記憶,像是編輯過了一般,停留在最甜美的時分。說來好笑,最最感動難忘的,卻是最最平凡的片刻。清晨,我穿著最愛的藍格裙子,以及走路很大聲的木製涼鞋,牽著你的手,喀答喀答地走過一座微微鏽掉了的鐵橋,清晨的陽光,暖暖地照射在,要去洗冷泉的我們身上。我的記憶,就定格在那個時間,雖然沒有相片的紀錄,卻永遠在我的心頭上鮮明。究竟那個讓我感動到糊成一團的觸點是什麼,恐怕我永遠也弄不清,可是,記憶在這兩年不斷重播之下,越來越鮮明,也越來越難以言喻。或許是那一種寧靜又安穩的心情吧?!就像是冬陽下睡懶覺的貓,被溫暖的,說不出話來。那一座被記憶上色的鐵橋呵!總是在我遇上挫折的時候,和那時候的陽光一起溫暖我。彷彿,橋的那頭,就是光亮就是幸福。

本來很懊悔,那一趟出遊沒留下任何一張照片。後來想想,沒有也好。那樣永恆的時刻是拍不下來的,以我們的技術,怎麼樣也留不住,那樣動人的感覺,在相紙上。就留在我的心底吧,留成一首詩,一首流動的歌。再多年以後,也不會泛黃失色。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