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真的深深體認到,作爸媽的,要夠勇敢,心臟要夠強。

晚間八點多,我們人在婆婆家,一家子人都回來了也都吃飽了,我和婆婆在廚房裡忙洗忙收,小芽和小表姐在外面玩,其他大人則在客廳看電視,是個很平常的夜晚。沒想到突然聽見小芽大哭,然後是安德魯的聲音。沒聽見期待中語調平靜帶著安撫的「沒事沒事」,倒是大哭的小女孩被抱到廚房來,我的心頓時涼了一大截,想必不妙。

果然,大哭不止的小芽下巴有一條深深的傷口,老公喊著「下巴裂傷了」,一面用面紙緊緊壓著傷口止血。於是我們一家三口緊急奔上車,開到最近的市立醫院去。小芽堅持要坐car seat,卻又被車子的震動弄得不舒服,我只能一再的提醒老公「開慢點、開慢點」。進了急診室,發現滿滿都是人,好不容易輪到我們檢傷,小芽一聽見「噢,這恐怕要縫噢~」,好不容易稍微平靜下來的情緒又被刺激,又大哭不止。

幸好沒等很久,就輪到小芽進去,醫生看了一眼就說要縫,還好會打麻藥,所以應該只有下針的那一刻會痛。但是小孩恐懼的情緒戰勝一切,先是不肯離開爸爸的懷抱躺去病床上,然後就放聲大哭,護士和醫生示意我們離開,把小人放到床上用棉被裹起來,開始縫合作業。我們人在診間外面,還是不斷聽見小芽的哭喊聲,尖叫、大哭、啜泣,喊著要媽媽。爸媽的心都揪在一起,我抱著安德魯,也忍不住哭了。

大約過了五分鐘,門開了,哭花了的小妞被交回我手上,她抱著我,埋怨道:「我都找不到你」,我只能抱著她一直說對不起。但是說實話,還好醫生沒有要媽媽我在裡面幫忙,不然我一定會手軟啊~

問了一下護士,大約縫了四五針,因為是在急診縫的,所以建議我們明後天還是掛一下整型外科的診,給整型外科醫師看一下。然後一週後可以拆線。拿了抗生素和止痛藥,以及擦傷口的外用藥,總算離開醫院回到車上。回到車上的小芽情緒穩定多了,還有了說笑的餘力。我原本怕她晚上會做惡夢,結果也還好,平安度過。現在只希望傷口能夠順利癒合,不要留下疤痕啊~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