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坐你的車,打開置物箱拿垃圾袋時,對著折成小小方塊的袋子打了個嘀咕,這是我折的嗎?再一定睛,突然發現助手席前面的置物格全清空了。隨口問你怎麼突然想要整理車子,你卻說是昨天載助理妹妹公出時,助理妹妹看不下去就幫你整理了。

一開始還不覺得怎樣,可是越想越不是滋味,總有一種妻子負責的領域被侵犯的感覺。忍不住要想,是在變相暗示我不負責任沒把老公顧好嗎?望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三個置物空間,突然不是滋味了起來。

你笑著說,這跟你去外面請人打蠟整理車子哪裡不一樣。我嘟著嘴說,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啊!我可沒看過哪間汽車美容還會幫忙整理置物空間的。我該下車了,滿腹糾結的情緒卻定住我移不動腳步。你揉揉我的髮,給我一個親吻,笑罵我三八別再亂想。我下了車,慢慢步行進捷運站,卻怎麼也揮不開那些惱人的思慮糾纏。

高架列車駛離我最喜歡的河濱綠地,陽光輕輕灑進車廂,我有一搭沒一搭地翻著Upaper,眼到心不到。那種領域被侵犯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想起你昨晚聊到你們助理妹妹說,小芽一定會喜歡她,因為她也是肉肉的又有胸部,就更不是滋味。想起小說也好現實人生也好,有多少傾心就是從日常細微的小照顧開始,忍不住要擔心。心頭再一轉念,如果我們夫妻感情牢固密不可分,其實我應該不需要擔心這些。昨晚你說我是個盡責的媽媽,那麼,我是個盡責的老婆嗎?

在小芽出生前,上述這些都不成問題,可是有了小芽之後,育兒的種種難題已經把我累的精疲力竭了,差點連自己都顧不好,更別提要好好照顧你。忍不住自問,婚姻的本質是什麼?只是一起養育子女共同分攤家計嗎?應該不是也不應該是。夫妻除了照顧彼此的生活起居之外,也應該要照顧對方的心靈吧。想起有了小芽之後的這段日子,我很少煮飯、也沒空打掃家裡(還好有萬能的溫姐呀!),照顧小芽每天都疲累不堪,能勉強維持自己的外貌就很不錯了,能和你聊天的時間只剩下每天上下班途中共處的短短十來分鐘。忍不住,對你感覺到愧疚。想起婚前、懷孕前,我們曾經允諾,彼此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人,孩子只是其次,不可以因為有了小孩而忽略對方。現在才知道,真的要作到這一點,實在太難。可是,我依舊需要你,甚至更依賴你了,於是不知不覺間,害怕失去的恐懼也越來越深。之前我們曾經討論過,什麼時候要生第二胎。那時我說,等小芽再大一點吧,先給我幾年把小芽顧好。我忘了的是,我也得把自己顧好,把你顧好。如果因為生了老二而失去老公的心,多麼悲慘。

心裡百轉千迴地晃到辦公室,開了電腦忍不住把我問自己的疑問也丟給你:「你覺得我是個盡責的老婆嗎?」你詫異的說是啊,然後隨即明白我還深陷在早上的結裡。你再度寵溺的笑我傻氣,然後告訴我助理妹妹明年就要結婚了,不要再多想,我說我怕失去你啊,你說不用怕,永遠都不用。

我決定聽話的相信你,相信我們牽著的手永遠都不會放開。只是忍不住想把這樣的心路歷程寫下來,隨時提醒自己,有了孩子之後,婚姻更需要呵護與經營。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