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一的晚上,挾帶著blue Monday的疲倦與不知幾時生產的煩躁,想好好吃頓美食。安德魯來接我,夫妻倆在車上苦思要吃什麼好。安德魯想吃義大利麵,我想到一直說要去卻總不成行的「月之義大利」餐廳,皮包中翻出很久以前抄的電話,訂了八點的位置。

遠企附近車不好停,平常我們總顧忌這一點,所以常常打消去的念頭。這一晚卻是豁出去,頂多去停某個很詭異的地下停車場。沒想到居然在不遠的安和路路邊找到停車位,真的是很幸運。穿過遠企循著地址找到正確的巷子,月之義大利圓圓的招牌出現在眼前。往裡面瞄根本沒幾桌客人啊,好像沒有訂位的必要。進門後侍者引我們入座,為我們留的是窗邊的雙人座位。配上桌上的燭光,還挺有氣氛的。



據說這間店的老闆是義大利人,娶了台灣老婆所以留在台灣開店。我們主要也是衝著這一點來,希望可以吃到道地的義大利菜。我們點了一個套餐一個單點,這樣應該可以吃到比較多樣東西而份量不會過多。沒多久湯跟麵包上桌了。今天套餐的湯是蒜香濃湯,湯裡看不到蒜頭的顆粒,可是每一口都有濃濃蒜香跟奶油香。不過如果是會害怕大蒜味道的人,應該沒辦法接受這道湯吧?



月之義大利的麵包很特別,切成長方條狀上桌,乍看之下以為是酥脆口感,沒想到咬下去卻是厚實中帶軟綿。烤的香氣四溢的麵包沾點紅酒醋加橄欖油,一整份一下就被吃光了。



麵包過後上桌的是蒜辣培根長麵。點餐時安德魯還問我說,有辣椒沒關係吧?直接聯想到紅廚蒜片辣椒麵的瑪姬,那顧得了這麼多,直說沒關係。不過月之義大利的蒜辣培根長麵跟紅廚的蒜片辣椒麵是完全不同的風味,這裡的蒜辣培根長麵是用一般常見的spaghetti,比較不吸湯汁,所以盤中會有留較多的醬汁。而紅廚用的是Angel Hair一類的細麵,吸收湯汁的能力較強,整個口感就比較乾一點。而且跟紅廚的辣度比起來,月之義大利的辣度比較適合孕婦啦。不愧是義大利人,麵果然煮的夠彈牙,不過安德魯覺得應該可以更生一點,只是想也知道為了配合大部分台灣人口味,是不可能煮的像在北義吃到的那麼生啦~



我們分吃完這盤麵之後,感覺整個都開胃了,此時磨菇火腿披薩適時的送上,瑪姬真的覺得,時間抓的很完美呢。月之義大利的披薩是我們最愛的薄片披薩,上面滿滿的料光用看的就令人食指大動。一入口,番茄醬料的鮮甜好吃到不行,火腿更是香而不鹹,讓安德魯讚不絕口。不過這樣一個披薩對我們來說還是有點多,即使我現在是孕婦的胃口,也無法掃光,侍者相當主動的上前詢問是否需要打包,於是瑪姬很樂意的點頭,把胃留給可愛的甜點。



這甜點杏仁霜派,可是書上大力推薦不吃不可的呢。所以點甜點時瑪姬完全不猶豫,指名要杏仁霜派。安德魯雖然不太了解是什麼東西,不過也就放任我點,上桌一入口就直嚷著好吃。雖然名字中帶著「派」,不過跟派皮一點關係都沒有,其實就是類似冰淇淋的口感。一大片中,滿滿都是杏仁碎粒,一入口就有濃濃的杏仁香味跟顆粒,濃郁好吃的緊,再加上表面淋的巧克力醬,更是完美的組合。不過這甜點份量有點多,我們兩個人分吃一份感覺剛剛好呢。

吃完飯我們心滿意足的離開,我挽著安德魯的手慢慢走,享受著小芽出生前最後的寧靜夜晚。等到小芽出生以後,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能一家三口在這種有氣氛的餐廳好好吃頓飯呢~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