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有一種身心俱疲的感覺。小包住院了,我的身體也變的虛弱,時常感覺到頭昏、呼吸困難,上禮拜六還臨時請了假從公司逃回家休息。

小包的病,其實我們都了解,腎臟的老毛病,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也沒有神奇的特效藥可以把一切復原到沒事的狀態,只能看看能否維持可以正常生活的機能。一年前那次好不容易恢復正常了,其實那時候就知道這再度惡化的一天遲早會來,可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這一次,情況更糟了,一邊的腎等於沒有作用,另一邊,有待觀察,而包包不吃不喝,只能靠點滴住院觀察。可能是因為一開始的狀況太糟,也可能是因為媽媽也認定小包快不行了,所以這次我沒什麼信心,很害怕就此失去她。這幾天,只要想到包包,我的眼框就會發熱,淚水就會不由自主的滴下來,情緒糟的很,尤其是想到她帶著頭套窩在小小的病房籠子中,因為我不帶她回家而生氣不看我的模樣,就覺得好心疼。可是小包這樣繼續不吃不喝,又怎麼能帶回家呢?其實住院前,我們就發現小包變的好瘦好瘦,這隻挑嘴的貓,已經誇張到都要我爸媽親手餵餐才肯吃,只是我們都沒警覺,她或許不只是任性,而是生理機能上出了問題。這幾天她又更瘦了,瘦骨嶙峋到摸起來都是骨頭,加上之前剃了就沒長好的毛,整個看起來好悲慘。每次看了都覺得好難過,想到她過往毛量豐沛柔軟、胖到肚子垂地的模樣,就忍不住想哭。

昨天晚上吃完飯,人不太舒服,做什麼事都興致缺缺,於是到房間躺著發呆。我不敢想小包,只好漫無邊際的想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感受小芽猛力的踢踢。想喚你進來,卻發覺張口難以言語。躺到腰痠了改坐在床沿發呆,而你終於進房尋我,你一句:「在想小包啊?」潰決我淚水的堤防,我滿腦子都是她,可是還要盡量不去觸碰,抱著你,我終於嗚咽的痛哭起來。那一刻,突然覺得我們像是一對即將要失去孩子的夫妻,小包是我們一起挑選一起養育的孩子,那種可能會失去的沉重傷痛只有我們最了解,我緊緊抱著你,聽你輕聲細語的安慰與打氣,深深感激還好還有你在,在這困難的時刻與我相互扶持共度。

你昨天對我說,你對包包有信心,這一次她應該可以平安度過危機。那麼,我也該對她有點信心,昨天她至少已經願意舔一點營養膏了,希望她今天會願意吃點正常食物。為了小芽,我會努力更堅強一點,更勇敢一點,面對未來可能來臨的考驗,也真的希望小包可以撐過這段難關,可以像我們希望的,等小芽妹妹出生跟她一起玩呢~親愛的小包包,要加油喔!!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