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發現,這城市裡有這麼多木棉樹。直到春初,彷彿一瞬間,這城市的木棉全開了豔橘紅的花,在枝頭上招搖,或落一地繽紛,才發覺原來四處都藏著木棉花。

木棉開花的時候很寂寞,葉子都落光了,蒼勁有力的樹形上只有碗般大朵的花執意的開著。落了地又黏搭搭的老絆著路人的足跡,這,都是木棉獨有的姿態。

自從開始拍照之後,對於週遭景物感受力的那個開關突然打開了般,對路樹野花都關心起來。忘了是哪本書上說的,一件事物在你認識它之後,就會因為已具有可識別度而突然發現它出現在生活中的頻率大幅增加。這實在很符合我最近的心情。上禮拜跑去買了幾本書,介紹行道樹跟台灣野花,希望能幫那些拍下來的「待查花木」都找到名字,也找到記憶中的一個位置。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