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週因為安德魯先生的員工旅遊,去了一趟花蓮.一清早坐直達花蓮的火車下去,九點多就到了.不過第一天的行程實在乏善可陳,主要就是逛海洋公園.老實說,對我們這種沒有小孩的人來說,花蓮海洋公園實在無趣的令人失望.論腹地,或許還比不上劍湖山等其他遊樂園,遊戲設施也屈指可數,建築粗糙不夠精美,自然難望迪士尼項背,水族館跟海獅海豚秀的部分算是勉強及格的部分,最誇張的是,連紀念品這種最能賺錢的東西都作的毫無吸引力.我們兩人就這樣一路挑挑剔剔,勉強消磨完白日時光.

第二天的行程是自費/自由選擇,大部分的行程我們都去過了,因此早早決定要選擇自由行.別人的自由行是待在旅館內享受設施,但瑪姬小姐倒是安排了兩個地方想去看看。一個是某天不小心在網站上看見的松園別館,另一個是雜誌上介紹的日式移民村豐田社區.



早上先從火車站坐計程車到松園別館去.松園別館坐落在花蓮美崙地區的小山丘上,建於民國三十三年,早期為日軍在花蓮最高軍事指揮中心辦公室以及高級軍官休憩所。日本戰敗後,曾多次轉讓接管,最後於2000年七月,由花蓮縣文化局以一約八年的方式,取得經營權。近五百坪的松園秘境才以藝文借展中心的方式開放給一般大眾使用參觀.

我們抵達的時候,還下著微雨,撐著傘在木質迴廊跟水泥老建築間繞著,別有一種風情.後來漸漸雨停了,於是循著木頭步道在雨後的松林裡漫步,雨後的松木散發出清新的氣味,有一種心曠神怡的舒坦感.途中有遇到一位應是工作人員或是志工性質的林老師,細細為我們訴說松園別館的歷史與現在的狀況.比較可惜的是,因為建築跟樹木是歸不同單位管轄,因此管理樹木的單位沒有那麼周延的照顧到這裡的兩百棵松樹,只能靠工作人員自立救濟的噴灑防治病蟲害的藥物,再加上今年花蓮三度遭遇強烈颱風,除了松樹之外的其他數種都掛了,連松樹都死了十棵,實在是相當可惜.



閒逛完之後,我們在附設的小咖啡館落座.小小的咖啡館也是木頭房子,有著老式的皮沙發椅,跟大大的窗景.喝著暖暖的咖啡,望著窗沿緩慢滴落的雨珠,感覺有種緩慢的優雅.我和安德魯兩個人都靜靜的,各自玩著各自的相機或隨意翻著店裡的贈閱雜誌,時間彷彿凝結住,真想一整天都窩在這寧靜的空間.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