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生中最大的難題,是與妻訣別。」陳文茜在這期商周散文中這麼寫著。倒不一定是因為愛情,她說,而是妻子已經變成他生命中的一部份,記錄著男人奮鬥、挫敗、飛黃騰達的歷史的一本別冊。當然,想也知道她是因為某大亨痛失愛妻而寫出這文,我卻想到下午看的那本小說:「現在,很想見你。」

秋穗巧是一個二十九歲的單親爸爸,妻子澪在一年前過世,他獨自帶著兒子佑司,辛苦的活在這世上。小巧(佑司學著媽媽這樣叫)是個身體上有許多毛病的男人:記性很差、色盲、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古怪毛病,使他無法好好的待在有許多人但安靜的地方(像電影院),也沒辦法坐任何交通工具去太遠的地方(聽起來其實有點像幽閉恐懼症噢~),喪妻之後安慰兒子其實媽媽只是去了另外一個叫做「阿格衣布」的星球,父子倆過著失意但自以為尚稱規律的日子。

澪去那個星球前說過,在雨季的時候她會回來,看看丈夫跟兒子有沒有好好的過日子。小巧把這樣的諾言深深放在心裡,強打起精神過日子。澪真的會回來嗎?聽起還像是不可思議,可是他們真的在雨季剛開始的森林裡,看見澪失神地站在廢棄的工廠空地上。像是作夢一樣啊~父子兩人小心翼翼的接近她,不是因為害怕幽靈,而是怕幸福太渺茫,一個稍大的呼吸就會吹走。小巧把森林裡失而復得但失去記憶的妻子帶回家,摸索著重新開始過去三個人的生活。

每天晚上,小巧一點一滴向失憶的妻子訴說他們之間的愛情故事,澪也憑著本能一點一滴重建這個家回到正常的生活秩序中。但是有重逢就終究要再離別啊~雨季也只有短短的六週,失去記憶的澪是否也會忘記生前說的,會在夏天到來前離去?

第一次看這本小說,是在幽靜的台北光點誠品裡。我靜靜佇立在書架前,用最快的速度看完它,卻忍不住偷偷落淚。真喜歡那種日本式淡淡的語氣卻藏著濃濃感情的小說啊~晚上經過金石堂時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擁有這本書。早上在晨光中重新翻閱,看到後面結局時又忍不住哭泣。

就像封面上引述的:『既然遇見了你們,我就無法帶著這份回憶去過另一種人生。我要讓我和你的孩子降臨在這個世界。然後,帶著這些幸福時光的回憶,笑著離開…』愛情中的女人形象多麼壯大,用母親般的無窮盡的包容力守護著她的丈夫、兒女。這些都是因為愛,無止無盡的愛。

『不知道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像你們這樣相遇?每次相遇,都會相互吸引,無論多少次,都會相互吸引。就好像天空和大海永遠都連成一片,無論在哪裡,永遠永遠。』

你,找到那個人了嗎?

好好珍惜握在手心裡的幸福吧。那是一種,讓潮濕無比梅雨季裡的每一天,都擁有萬丈光芒的魔法。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