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坐著公司車,無意間經過我們以前居住的那一區,不禁回想起很多陳舊的老回憶.

剛認識的時候,我們都還住在比較接近市中心的區域,你我的學校也都在不遠的地方.學校停課了,我窩在家裡唸書,而你在學校跟同學一起奮戰.可是唸到無聊,忍不住call了說不上熟悉的你,任性的問你想不想喝一杯咖啡.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於是高三的最後一個月,我和你偷偷地玩起了曖昧的遊戲.我暗暗的喜歡上你,可是忍著不說,只在輕風吹拂的夏季給你一個又一個的微笑.你總是跟同學借摩托車騎來找我,帶我去看飛機,喝咖啡,看MTV.後來那個出借摩托車的苦主成了我乾哥哥,他才戲謔的說出你那時是怎樣發昏的墜入愛河不顧一切借車外出.

我什麼都不知道,愛情常常讓人盲目,看不清對手的真正意向,直到我在信箱裡撈到你的告白信,才有了大勢抵定的安心感.然後我們忙著戀愛,當然也忙著應付即將到來的大考.我永遠都會記得,考完試的那一天,跟你相約植物園,荷花蓮葉間迎向等著我的你,那種神清氣爽的喜悅感.

那一年的夏天,或許我們輸掉了一場考試,可是得到一份永誌不渝的愛情作補償.

然後我們分別考上了位在新竹跟台中的學校.九月要開學了,你比我早開學,所以早早收拾行囊準備下台中.在你出發前的一個禮拜,大夥兒(差不多就是上禮拜聚餐的那夥人啊~)說要幫你餞行,約了唱歌.聚會完你送我回家的路上,就在離我家一個路口的距離,我抱著你忍不住哭了.台中新竹不過短短八十公里的距離,對那時的我們來說,卻遠的像是跨不過的鴻溝.

當然爲了愛情,再大的鴻溝也得跨過去.下新竹的第一天,把陪我到學校的爸媽送走之後,我摸索著越過相鄰的另一個校園來到市街上找到往台中的車子,然後一路忐忑不安的南下尋你.在干城站好不容易看見久候我的你,忍不住就想哭.從一個陌生的城市找到對的車啟程往另一個陌生的城市,連自己會在那兒下車都搞不清楚的茫然.那是我離開家的第一天啊~就從溫室的花朵升格成為堅強膽大爲愛不顧一切的小女人,連我自己都覺得訝異.

一轉眼十年,我們的愛情終於修成正果.最初的悸動裡記憶的景色早已幾經流轉,首次約會的咖啡店搬家了、顫著手拆你告白信的茶店關了、一起窩著溫書的餐廳也整個翻修成完全不一樣的上海風,前幾個月經過那間記憶滿滿的MTV店,居然也變成廢墟一片.這年頭誰還去MTV呢?悵悵然回家告訴你這消息,你只笑笑的這樣說.也對,我們現在都窩在家裡租DVD看了,哪需要MTV呢?

那天回你家找東西時,從你書桌抽屜裡翻出遺忘已久的call機乙隻.你無限懷念的把它拿起來翻來覆去看著,笑著說,沒想到還在呢~我也笑了,當年多虧了這小玩意兒,才能有今日這樣的攜手同行.怎麼可能丟掉呢.

車行過這些充滿過去的地方,舊回憶就滿滿的湧上來,成了此時心頭微酸微甜的美好滋味.彷彿眼角還帶著淚,嘴角的微笑已然成型.回家忍不住牢牢握緊你的手,也握緊我們的愛情.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