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相識之初,我就知道安德魯先生很喜歡飛機。於是大學時會想要轉系念航太﹔畢了業會想要去考飛行員工作;家裡有一架子書都是飛行雜誌。但幸好他並不是真正的狂熱者,所以還有理智,會為了景氣不好放棄航太系,會為了怕家人擔心而絕口不提考飛行員一事。飛行在他的生命中,變成了一種喜歡但非必需之事物,所以,在他提出要去看難得一次的飛行表演時,我一口就答應陪他去。

那時我完全不知道,在桃園縣政府的大力促銷下,航空嘉年華會變成數十萬人進出的可怕場面。

星期天一早,我們懷著愉快的心情,買了麥當勞早餐,驅車下桃園。我們是選擇台茂的接駁車進基地,才剛接近台茂,就發現排了長長長長的隊伍,在等車。雖然接駁車也是很多班都停著等待接人,但因還是有每班車間隔時間,所以我們決定,用站的可能比較快。台茂這邊接駁車的路線,是繞了一大圈才靠近基地大門(可能是為了跟其他線路錯開吧??)所以一路上搖搖晃晃,花了快三十分鐘才到大園空軍基地。才靠近基地,就發現附近滿滿都是人潮。安德魯先生事先看過昨天的新聞了,所以有先稍稍警告我,人會很多。瑪姬的堂弟在該基地當兵,前一晚更是急急打電話來給我作心裡建設,直嚷著:「人非常多非常多,又非常熱,我叫我爸媽別來了!」當然,作為一個好老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退縮的。所以當安德魯先生試探著問:「要不要我自己去?你留在家裡過一天單身生活?」瑪姬小姐很堅決的搖搖頭,堅持要同行。哪能因為人多就放棄呢?!

當然,飛行表演這回事,安德魯先生或許是看門道,啥都不懂得瑪姬小姐完全就是去看熱鬧的了。頂著大大的太陽,舉著不撐不行的洋傘,快被烤焦一樣地跟在安德魯先生後面晃。安德魯先生鎖定的是十點、十點半跟十一點的三場表演,表演跟表演之間,我們就進各個展覽館逛逛買紀念品。蘇愷26戰機的飛行表演是真的很不錯,由俄羅斯來的四名飛行員擔綱,堂弟說,這些飛行員可都是五十幾歲有豐富經驗的呢,其中一位甚至是女性哩!十一點的是IDF的飛行特技,由一位研發時就擔任試飛官的老字號飛行員上場。不同於輕航機蘇愷,IDF飛起來所產生的音爆可有震撼力了呢!飛行員也很賣力演出,只是時間實在短的令人意猶未盡啊...。

我們很早就走了,看完IDF表演後大概十一點出頭,就急忙要走。沒辦法,聽說前一天到晚上六七點還有上萬人在出口等著離開,「很像魔戒裡半獸人大軍那樣可怕啊~」堂弟說。為了不成為半獸人的一員,我們決定早早離開,但顯然的,還不夠早,所以還是等了半個多小時,才排到站位的車。是「站位」噢!!如果我們排的是坐位,大概要等一小時吧~多可怕哪!

回程的車上,瑪姬小姐很不爭氣的開始不舒服,天氣澳熱加上車上人多空氣不好,簡直有中暑的感覺。下車後急急躲入台茂旁的簡餐店吹冷氣喝涼水吃午飯,才結束辛苦的航空嘉年華旅程。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