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完小蜜月回來,滿腹不情願的回到工作崗位上。心裡一直盼著的,是再三天就會到來的週末,那一個週末,我們排了滿滿的行程(莫名其妙的就滿了啊~),一付萬分充實的模樣。

星期六早上,新科媳婦跟著公婆丈夫去掃墓,當作是拜見祖先。祖先的墳在觀音山上,安德魯先生開著車,在小小條的路上彎來彎去,停下來之後,我們又在一堆「先人家園」中繞來繞去,才到達他們家的祖墳。拜完了祖墳,又去三芝拜奶奶的墳,奶奶的墳在三芝的三上,背山面海,風景好的很。更重要的是,因為是大企業蓋的靈骨塔,所以是非常企業化的經營噢,一樓還有像公家機關一樣的辦公窗口哩~總之瑪姬小姐覺得新鮮有趣。我們兩夫妻燒完金紙要去開車時,經過大廳,看見還有賣「伉儷型」的塔位,忍不住跟安德魯先生問:「ㄟ,有賣兩個人一起的耶,我們以後要不要買在這邊?」。其實瑪姬小姐一點都不介意在生前規劃往生後歸所的問題,而且還一直覺得,要的話就要兩個人都在一起,不要一個先走就只先安排一個,這樣後走那人怎麼辦呢?要買塔位也要買在隔壁呀~~安德魯先生握緊我的手,要我一點也別擔心這問題:「我們家那個祖墳還可以放很多人啦~別擔心,我們以後就放那邊就好啦...。」突然之間,嫁進這個家的感覺萬分真實地浮上我心頭....。

那天晚上,我們享受了飯店給的蜜月套房。原本應該是新婚之夜要用的,但是瑪姬小姐堅持,新婚之夜累個半死,哪來那個鬼心情好好欣賞跟享受?於是我們在那個禮拜六下午三點,悠悠哉哉的晃進飯店大廳,一身輕便的打扮還讓櫃檯小姐咋舌,特別問安德魯先生說:「這是您本人嗎?」厚,是怎樣,我們有看起來年輕的不像有能力在貴飯店結婚宴客嗎??

上到十四樓,一出電梯就看見我們的房門號碼,可是卻差點在房門口笑岔了氣。不知道是哪個天才啊~居然在門上貼了那麼大的一個喜字(如上圖),怕人家不知道這裡是新婚夫妻的蜜月套房嗎?安德魯先生伸手就想把那喜字揭下來,無奈黏得死緊,只能聳聳肩,作罷。

隔天早晨,飯店提供的自助早餐真是讚到沒話講啊~種類不算最多的,可是東西都非常精緻呢...尤其是小籠包,哎呀呀,完全是無法抵擋的鮮美哪~~

中午我們宴請前來擔任幸福車隊的朋友吃中飯,在金山的海龍珠吃海鮮。東西有些不錯,比方說油飯哪,煎魚排刺,實在味道不錯,可是像生魚片的品質就沒有非常新鮮。下午的時候,因為婆家要帶外婆到金山另一家店吃海鮮,所以我們就直接留在金山等人來。晚上吃的那家海鮮,在一個廢棄的漁市場邊上。過個馬路,越過一小片空地,就是沙灘跟海洋。所以下午泡過海水之後,晚上就坐在大露台上吃飯看海,頗有一種浪漫情調。只是去年去的時候,還沒什麼人知道,所以海灘沒什麼人很舒服,誰知道今年可能炒出名氣來了,人多到一個不行啊~~真是可惜呢~老公的姊姊就說,搞不好明年就不能來了,因為可能滿滿都是人了...。哎哎哎,台灣人假日真是可憐呀!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