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那麼多茶的事,其實對於咖啡有著更深的喜好,這是我和另一半生命中,緊密聯繫著的一種活力源頭。於是忍不住,想要來分享一些關於咖啡的心情。
  
其實我們的原生家庭,原本就都是咖啡愛好者,但我的咖啡經驗首次脫離家庭而獨立是在大二那一年,捧著在某科技公司打工的第一份薪水,買了一台Krups Mini,開始了在寢室自己煮咖啡打奶泡的日子。那時候我們咖啡豆的來源是新竹的「咖啡工廠」,那裡的咖啡好喝,同時也販售咖啡豆,還有代為研磨的服務,於是每次去買個四分之一磅請老闆代為磨好小心翼翼地裝在密封罐裡捧回家造就了我們那個時期的Home Made Coffee。然後,我的Krups因為室友都不大喝咖啡而移居另一半在外租賃的小窩,持續地為我們服務著。
  
對於咖啡真正開始到了狂熱的地步,是在畢業之後。忘記是肇因於什麼事件,我們開始瘋狂地泡咖啡館,品味著不同Barista 手下的黑色魔液,然後瘋狂地閱讀著咖啡書籍以及BBS 咖啡版,學習版上諸位咖啡瘋子的精神。那一段時期,普羅與CIA 兩家咖啡館是我們的最愛,三不五時就要去解解饞。
  
然後,在某一個夏日的夜晚,我們到貝拉捧回Yuing 網友改裝的爆米花機,正式開始獨立烘豆的歷程。那可真不是件簡單事,我還曾經烘壞了一台爆米花機,只得回去貝拉貼錢換機。同時,到網路上頗負盛名的煌鼎買新鮮的烘焙豆以及生豆,極盛時期我的小櫃子裡面有七八種生豆,一打開全是咖啡生豆的那種穀物味。不過後來,因為爆米花機實在一次烘的量太少又太耗工,我們後來改用平底鍋烘豆子,只是要忍受兩家媽媽的抱怨....:P 日前另一半在網路上買了一個日本製的烘豆小鍋,長的實在可愛呢!改天再放上來與大家分享。
  
這段期間,我們慢慢地把兩家的砍豆機都換成了稍微好一些的磨豆機,然後,下一個換的當然是濃縮咖啡機(但是永遠都在肖想著更高級的昂貴機種),我的Krups Mini正是退役轉任專職奶泡機。另外也添購了全套的摩卡壺器具,方便帶至外面野餐。有一次去花月溫泉生活館泡溫泉出來,向店家要了熱水,就在外面的草坪涼亭裡用摩卡壺煮起了美式咖啡,可美味著呢!那真是獨有的美麗情趣。
  
我們一直偏愛義大利式咖啡,尤其是自從與最愛的咖啡館「黑潮」相遇之後,逐漸地對Espresso上了癮,開始愛上那種香濃醇黑的「六滴活力」,以及加上牛奶或奶泡之後的各式變化。不過,單品咖啡豆的香氣與口感還是有其魅力的,比方說耶加雪夫的花香味,曼巴的香濃回甘,都值得再三的品味。
  
目前正在著手整理可以被列為「我的最愛」的咖啡館名單,已有部分完成的文章在我的電子報上面連載,慢慢地應該會再添點內容之後PO上來和大家分享吧!
  
圖中是咱家另一半的Home made Coffee,在他孜孜矻矻努力不懈的磨練之下,他的咖啡技術已有不錯而且穩定的水準,也因此,我的咖啡技能也隨之慢慢退化,因為現在只要ㄋㄞ一句:「老公我想喝咖啡~」,就有熱騰騰的卡布奇諾端到眼前,誰還要自己煮咖啡呢?!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