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買了伊能靜的那本「生死遺言」。其實,第一天上架,我就在書店看完了,驚艷於她文字的穠艷,感動於她的用情至深。可是要付帳時,我猶疑了。總覺得,看那樣濃烈的情感抒寫,彷彿窺人隱私一般地尷尬莫名。

從來是個善於猶疑的人,這一猶疑,就兩個多月。這期間,她的這本書,被拱上了暢銷排行榜的第一名,也開了數場的簽名會,儼然新一代的情愛代言人。一直是喜歡她的,所以也為她歡喜著,但從不是熱衷追逐偶像的人,因此也沒參加任一場活動。對於書,我一向講求緣分,渴求一本書的時候,從來沒耐心等到打折之日。因此,一度以為,和這本書沒有緣分。可是,在雜誌上、報紙上,不斷不斷地與書中部分的文字相遇,然後,忍不住想要收藏如此美麗而動人的戀愛篇章。

當然,看的時候,我不禁會想起你,和我們的過往。如果說人對什麼文字會格外有感覺,必定是觸動了心中某個最柔軟的部分。我想起了我們十七歲時的相遇,十八歲時初相戀的炙熱,一直到二十六歲的現在,穩定而滿足的相伴。愛情途中大大小小的爭執從不斷,卻仍能在合好之後如膠似漆地如熱戀中情侶,就是這樣的一點一滴,累積成濃濃的能量,支撐著人生的彎道上仍能一路相伴吧。 所以,聽見動人的歌詞,閱讀深情的篇章,眼前都是你的臉龐,心也跟著柔軟起來。愛一個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伊能靜剛自美返國,尚未出版這本書時,曾在東區一家頗富盛名的餐廳遇見她,和她的夫婿,與朋友聚餐。她打扮的很樸素,卻始終笑的很甜蜜,那種幸福的感覺,是不需要任何文字或言語來證實的。

所以,各式愛戀文字的書寫,只是為了再一次向這個紛亂的世界證實,幸福始終存在。

全站熱搜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