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在前]

在把毛寶的三月專欄內文交出去之後,我發覺有些我想說的沒說到。這關係著另一件事-為毛寶寫的這個專欄到底該用什麼角度著眼。一直以來我都是用類似「導讀」的方式,對於小說,我盡量不說出結局,就好像先看電影的人不應該分享結局一樣,但總有種話沒說完硬生生被截掉的痛苦,所以在這個我自己的閱讀筆記站上,這件事我不設限了,如果因此壞了大家看小說的胃口,就請多體諒啦~


一本小說好看與否,常常最前面幾頁就能透露端倪。這本「第八日的蟬」,開頭採用第三人稱的角度看女主角希和子的行動,讓人跟著希和子一起墜入那個生活感相當鮮明的屋子裡,然後看著她失了魂般的抱走嬰兒展開逃亡生涯。於是忍不住就想看下去,看整個事情究竟要怎麼演變。

小說前半部是以希和子的第一人稱述說逃亡的歷程,她先是投靠了不知情的學生時代好友康枝,然後流浪到名古屋,在公園裡被莫名奇妙的女人撿回家,在不得不離開時投靠詭異的組織Angel Home,放棄巨額存款只為了換取和薰(希和子給嬰兒取的名字)繼續相處的可能,最後又從Angel Home逃了出來,躲到瀨戶內海邊上偏僻的小豆島過著看似平靜的生活。最初她也曾想過要把孩子還回去,讓薰能有個正常的人生,但是什麼都不知情的薰天真無邪的模樣讓希和子捨不得放手,看著薰,彷彿得到了當年秋山哄騙她拿掉的孩子,讓不能再生育的遺憾被滿足,於是她靠著一個一個謊言竭力保全這虛構出來的母女關係,她其實真的愛著薰。

不過我還真忍不住要說,通篇讓我覺得最不合理的就是開頭了,怎麼會有媽媽就這樣門也沒鎖的就放心把嬰兒一個人放在家裡,然後開車送老公去上班呢?秋山夫婦的神經未免也太過粗壯吧?

雖然希和子的行為是犯罪,理當是個反派角色,但在角田光代細膩的筆觸描繪下,很難讓人討厭她,看她盡力照顧、保護薰的模樣,濃濃的母愛洋溢在篇章中,令人動容,也不由得同情她。看著前半部時,我不時會聯想到「不存在的女兒」,同樣是沒有血緣關係但其實相愛且互相依賴的母女,卡洛琳和菲比幸福多了,至少她們能夠安心的廝守,而不用提心吊膽的擔心結束的那一日何時會到來。

希和子和薰在小豆島的生活,應該是整個逃亡生涯中最平穩的一段。在陽光燦爛帶著海潮味與人情味的鄉下,小小的薰逐漸長大,她也理所當然的愛著希和子這個媽媽,還曾童言童語的對希和子說,長大要和媽媽結婚,這樣媽媽就不再是「孤兒寡母」了。這樣的薰,看了誰都要喜歡。希和子一邊膽顫心驚的害怕事情被揭穿的一天,一邊又不知哪裡生出來的勇氣覺得一定可以一直和薰在一起。薰雖然不是她親生的,可是她的母愛那麼真實那麼巨大。

然後劇情轉折,看著希和子抱著薰死命跑向碼頭的那一幕,我的心思也跟著希和子心中百轉千迴的念頭繞:「怎麼會這麼重呢?怎麼會長這麼大了呢?這個朝我微笑,笑的好像原諒一切的暖暖的孩子。拜託,拜託,拜託,拜託保佑我,神啊,請助我逃走。」心跟著揪在一起,多希望希和子能逃過追捕,和薰到別的地方繼續當母女,雖然她的行為是不可原諒的。這是這本小說最有魔力的地方,雖然明明知道這是個該被譴責被糾正的行為,是個該被逮捕的犯人,可是情感上卻又忍不住想站在希和子那邊。

這本書的後半,是由長大成人後的惠里菜(薰)的眼光,回憶那段出了常軌的過去,以及回到原本家庭中的衝突掙扎。這是本書和其他類似題材小說較為不同的地方,不僅從犯罪者(希和子)的角度看見整個事件最初的原委與發展,也從受害者(惠里菜)的角度看這件事對她一生的影響。惠里菜的人生就這樣滑出軌道,即使在還不懂事的年紀就回到爸媽身邊,但也回不去「正常」的生活了。在痛苦掙扎中,她走上和希和子當初同樣的命運-懷了有婦之夫的孩子。可是她選擇生下來,在這過程中,她終於明瞭一切,明瞭擁抱她卻又推開她的媽媽惠津子和抱走她的希和子同樣都是母親的心情。

「回憶的色彩一天比一天濃...那種濃度似乎象徵著距離。距離越遠,色彩越鮮明。人的記憶,是何等殘酷。」

看到最後,一切豁然開朗,卻也帶著一絲不捨與遺憾,遺憾希和子和惠里菜沒有重逢。不過重逢真的是好的嗎?未必見得,再怎麼樣都回不去那段相守相依的美好日子了。

或許是因為當了媽媽之後投射作用使然,看著書裡薰的小小身影,看著希和子真實強烈綿延無法割捨的母愛,讓我面對這本書哭點極低。再下來想找角田光代的其他小說來看,看是不是也是同樣的對我胃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grey 的頭像
Magrey

說了YES以後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