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法國人德朗先生的文字,是多年前一個無聊的夜,趴在宿舍清冷的床上,翻閱著極度小品的「第一口啤酒的滋味」。沒想到數年不見,德朗先生的新書「一定要幸福」卻紮紮實實地震撼了我。

書名很普通呵,甚至到了一種平凡的俗麗,好像勵志書一般無趣。可是深入閱讀了才知道,這根本不是什麼幸福主義的教條宣示,德朗先生的幸福,是帶著淡灰色悲哀顏色的幸福。德朗先生把這本書稱作是一本驚悚作品,這定義下的真是好,因為,當你越是幸福,越了解那種害怕失去這幸福的恐懼,所以,德朗先生的幸福並不是完全甜如蜜糖興奮頌揚的,而是內斂沉默,用文字細細描繪試圖留下一些以成永恆。所以我還是喜歡他原來的書名:「關於幸福:一些畫面與閒聊」,總覺得比較貼近本書懷抱著秘密般的基調。

真的是畫面,讓德朗先生的幸福得以定格,留成富含鄉村色彩的豐富美景。比方說,星期三早晨,是下雨寒冷的濕氣中,男人出門去溫暖的麵包店,買麵包師傅特製的甜球酥回家給家人當早餐的情景。早餐桌上,幸福的笑語聲,熱咖啡蒸騰的霧氣,覆蓋甜美焦糖的甜球酥,似乎只為了成就這一幅幸福畫面。這樣許許多多的畫面,跟對於一些幸福的記憶,勾畫出這本書一種甜美卻又唯恐稍縱即逝的似水情懷。看完這本書,整個人懷抱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柔,只想好好地擁抱著,我的幸福。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