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原本我的書評都只放在「夜落大道第七三四一號」,但是那邊逐漸成為廢墟之後,瑪姬決定慢慢地搬一些書評重新修飾後貼過來,然後再以這邊為主重起爐灶....。也許有一天,夜落大道那個地址可以重起華樓,到時再公佈網址供大家前往瀏覽吧~

〔和生命一樣長度的愛戀〕

電影「第三類奇蹟」中,有一幕一直很讓我感動。約翰屈伏塔臥病在床時日無多之時,問了他那幾經波折才在一起的女友一句話:「你能在我的有生之年愛我嗎?」他的女友,忍著淚,說了一句令我低迴不已的好台詞:「不,我會用我的餘生愛你。」呵~愛情,面對死亡而仍不屈服的愛情,多麼令人心所嚮往。

七月的炎熱氣候,夏蟬努力鳴叫著,一切都訴說著生命的美好。在誠品的冷氣房裡,看到「口信」這本書封面的我,卻突然一怔。完全沒有辦法抗拒封面上那行字的我,迫不及待地買下它,在寧靜的咖啡館,就著七月下旬濃烈的夏陽,一口口啜飲著蘋果奶茶的香氣和文字中的苦澀與酸甜。

這是一個典型的烽火愛情故事。男人與女人,分別住在城市的兩端,因為鬧意見,所以和所有的戀人一樣,生氣時吵架賭氣要分手,等到真意識到要分離了又不捨地回頭挽回。故事就發生在要挽回的那個當口。女人的家,在游擊隊出沒頻繁的區域,子彈是不長眼睛的,隨時會波及無辜的路人,因此,大部分的人都撤離了。男人所住的那一區,比起來還算平靜,因為有心修好,於是他託了朋友帶封信給女友,請求在下週日於橋頭相會。只等一個鐘頭,沒等到,他就會認定是女人放棄了這段感情。

相約的那一天,女人特地穿了黃襯衫與花裙子,好慶祝重新攜手繼續走下去的這一天。卻在路上被流彈打傷,血流不止。剛受傷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能夠撐下去,後來才發現,兩塊肩骨中間的那個子彈,已經使她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消失。可是,她不死心,至少,也要讓那人知道她是多麼努力地想要赴約。於是,封面上是這麼說的:

   「生命終止前的一個小時,我要讓你知道
    我愛你」

這短短地兩句話,道盡了整本書中難捨難解的情愛深濃。

只有在戰亂的時候,顛沛流離生死未定的時候,人們才會恍然意識到自己手中握著的是多麼重要的那個人,那段感情。就像男人信上寫的:「自從日常生活中充滿死亡,我就開始覺得一切事物都很荒謬。除了愛情以外,一切事物似乎都失去了意義...我們的愛情強烈、深沉、穩固﹔其他的事都不可靠。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緊緊相守。我想見自己依然執著你的手,直到生命盡頭...」每個曾愛過、正在愛的人,應該都會了解那種篤定的深情吧?!

於是,閱讀這本書的過程,我的心一直揪結著,為書中的人物們難受。這本書的作者,Andree Chedid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祖母級人物,也許是因為人生的歷練,對人世情愛的透徹,讓她寫出這麼簡單,卻又揪人心腸的故事。

到最後,瑪麗究竟有沒有等到她的史特夫呢?去看這本小說吧,沒有了中間等待的過程,結果根本沒有意義。

好好地牽著最愛的那個人的手,穩穩固固地一起走下去吧!如果一直到斷氣都還能在他懷裡,也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這篇文章的大部分,完成於剛看完小說後幾天。一氣呵成地看完全書之後,我好幾天都無法忘掉書中那種至死方休的炙熱愛情。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文字也簡單,卻有一種魔力,每拿起一回就無法在讀完前放下。然後,懂得珍惜自己的幸福。

/* 原寫於2003/03/16 16:08 文字咖啡館新聞台 */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