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PCHome買了一台超級輕巧的數位相機,簡直是用來驗證上述這句話的。拿到機器的那一天,很興奮地隨便亂拍亂拍,然後略略沮喪地發現果真一分錢一分貨,用那樣便宜的價格買來的相機果然不能奢求。在室內的感光,完全是自由心證般的說不準,明明看起來很亮,拍起來卻像是在沒開燈的夜裡﹔明明看起來只比上述情形好一些,卻拍起來很美好。那個感光的key point在哪裡呢?還抓不著要點的我,總覺得沮喪。沮喪時就開始胡亂地找藉口,也許真的是女生比較不會玩相機吧?!我這樣勉勉強強地安慰著自己,然後突然想起,在學開車遇上挫折的時候,我也是用這種很藉口的藉口在自我療傷。實際上自己心裡清楚的很,這和性別一點也扯不上關係.

Any way,我還是很開心地帶著相機進進出出,胡亂地拍著生活中遇見的大小事件,有一些連自己都覺得無聊,比方說,路邊擋著路的小狗。 當然,相機偶爾也會真正地紀錄下我生活中很不一樣的一角,例如,溜班時去吃的霜淇淋。那家店真的很特別,整個牆面都是霜淇淋甜筒堆成的,甜筒還分三種口味,芝麻、一般及美白。美白是我認為最玄的一種,號稱是用一種美白粉作成的,初聽見還覺得疑惑,美白粉聽起來完全像是一種該抹在臉上的東西,而不是吃進肚子裡。不過,他們的冰淇淋還真是好吃,二十種口味,而且每一種都可以要求試吃一小匙。那天點了一球伯爵奶茶和一球乳香蜜桃,味道都很不錯呢!理所當然地成為相機下的獵物。回到辦公室之後,接上USB 就直接傳給朋友見識見識今天吃到的新玩意。於是我對於數位相機這種東西再一次地心服口服,對於不著一語就可以清楚留下日記這項功用,喜歡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所以,下次看見吃飯前不是先禱告而是先拍照的女人,不要覺得奇怪。那可能就是我。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都相信,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選擇性的遺忘,選擇性的刻骨銘心。或許對你來說已然淡忘,但我仍勞牢記著那年夏天,在蘇澳的種種。

我很難解釋是了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我難得能與你出門遠遊,又也許是因為陽光太刺眼太美好,我的記憶,像是編輯過了一般,停留在最甜美的時分。說來好笑,最最感動難忘的,卻是最最平凡的片刻。清晨,我穿著最愛的藍格裙子,以及走路很大聲的木製涼鞋,牽著你的手,喀答喀答地走過一座微微鏽掉了的鐵橋,清晨的陽光,暖暖地照射在,要去洗冷泉的我們身上。我的記憶,就定格在那個時間,雖然沒有相片的紀錄,卻永遠在我的心頭上鮮明。究竟那個讓我感動到糊成一團的觸點是什麼,恐怕我永遠也弄不清,可是,記憶在這兩年不斷重播之下,越來越鮮明,也越來越難以言喻。或許是那一種寧靜又安穩的心情吧?!就像是冬陽下睡懶覺的貓,被溫暖的,說不出話來。那一座被記憶上色的鐵橋呵!總是在我遇上挫折的時候,和那時候的陽光一起溫暖我。彷彿,橋的那頭,就是光亮就是幸福。

本來很懊悔,那一趟出遊沒留下任何一張照片。後來想想,沒有也好。那樣永恆的時刻是拍不下來的,以我們的技術,怎麼樣也留不住,那樣動人的感覺,在相紙上。就留在我的心底吧,留成一首詩,一首流動的歌。再多年以後,也不會泛黃失色。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買了伊能靜的那本「生死遺言」。其實,第一天上架,我就在書店看完了,驚艷於她文字的穠艷,感動於她的用情至深。可是要付帳時,我猶疑了。總覺得,看那樣濃烈的情感抒寫,彷彿窺人隱私一般地尷尬莫名。

從來是個善於猶疑的人,這一猶疑,就兩個多月。這期間,她的這本書,被拱上了暢銷排行榜的第一名,也開了數場的簽名會,儼然新一代的情愛代言人。一直是喜歡她的,所以也為她歡喜著,但從不是熱衷追逐偶像的人,因此也沒參加任一場活動。對於書,我一向講求緣分,渴求一本書的時候,從來沒耐心等到打折之日。因此,一度以為,和這本書沒有緣分。可是,在雜誌上、報紙上,不斷不斷地與書中部分的文字相遇,然後,忍不住想要收藏如此美麗而動人的戀愛篇章。

當然,看的時候,我不禁會想起你,和我們的過往。如果說人對什麼文字會格外有感覺,必定是觸動了心中某個最柔軟的部分。我想起了我們十七歲時的相遇,十八歲時初相戀的炙熱,一直到二十六歲的現在,穩定而滿足的相伴。愛情途中大大小小的爭執從不斷,卻仍能在合好之後如膠似漆地如熱戀中情侶,就是這樣的一點一滴,累積成濃濃的能量,支撐著人生的彎道上仍能一路相伴吧。 所以,聽見動人的歌詞,閱讀深情的篇章,眼前都是你的臉龐,心也跟著柔軟起來。愛一個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伊能靜剛自美返國,尚未出版這本書時,曾在東區一家頗富盛名的餐廳遇見她,和她的夫婿,與朋友聚餐。她打扮的很樸素,卻始終笑的很甜蜜,那種幸福的感覺,是不需要任何文字或言語來證實的。

所以,各式愛戀文字的書寫,只是為了再一次向這個紛亂的世界證實,幸福始終存在。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因為電影的上映,這本早在89年已出版中文版本的小說,突然變的很hot.瑪姬小姐一直非常喜歡這本書,所以把當初在「夜落大道」po的書評也放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讀完之後的心情很複雜,短短的文字是無法貼切形容出那種糾結的情緒.可是,我想每個深深愛過的女人,都懂得,那種因為愛而滋長出來的獨有的堅韌.看這本小說的時候,安德魯先生正在當兵,愛人不在身邊的憂鬱,加深了我對這小說的感覺.有機會應該會想看看電影,畢竟我還挺喜歡奧黛莉朵杜的,不過,小說會被演譯成什麼模樣呢?忍不住還是有點擔心.

(以下為舊文)

很難適當地敘述看著這篇長篇小說的感覺。我彷彿成了瑪蒂德背後的一個影子,跟著她的輪椅一步步前進,朝著真相的方向行去。

戰爭,是人類最大的罪惡。每個上戰場的士兵背後,都有一個苦苦守候等待著的女人。可能是母親,可能是看護他長大的乳娘,可能是年輕堅真的愛人。作者塞巴斯廷用為愛受苦的女人鍥而不捨的尋找,刻畫一次世界大戰的殘酷與悲哀。

閱讀這篇小說的心情是沉重的,看著行動不便的瑪蒂德,用盡關係想盡辦法地挖出當年未婚夫曾經遇過的人,走過的路﹔與馬涅克同時受難的安琪,也有個為了尋他不顧一切的女友─丁娜,最後為了報仇,死在監獄裡﹔動亂的時代中,人們複雜而依舊豐沛的情感深深主宰著本書的風貌,讓人忍不住,因被觸動而無言。

生命還長著呢!一定還能把許多東西背在背上的。一定是這種生命的堅毅,引導瑪蒂德來到恍若重生的愛人面前,還能露出帶淚的微笑。


/*原寫於2000年  夜落大道第七三四一號*/

Mag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